Hubert Burda Media

印加帝國之旅

來到秘魯一定得欣賞印加帝國古文明遺跡馬丘比丘,以及一定得造訪據傳是外星人在地表上所畫出的神祕納斯卡線

TEXT CHARUKESI RAMADURAI
TRANSLATION MICK WU

不用說,任何人只要提到秘魯,第一個聯想到的一定是印加帝國古城馬丘比丘。不過呢,我跟我朋友在社群網站上說我去秘魯這個南美洲國家,最期待欣賞的景點不是馬丘比丘時,他們每個人的反應全都超驚訝,全都狐疑問著「那你是要去哪裡?」

當然啦,有機會來到秘魯進行夢幻之旅哪有不去馬丘比丘的道理?建於15世紀的印加帝國古城馬丘比丘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它當然是我的行程的高潮景點,但在那之前我會透過我當地友人的建議,探索一些一般觀光客較少去的獨家景點。

我先是在秘魯首都利馬待上了幾天,我在城市的古鎮裡走了好多天,鞋子都給磨損了許多。接下來的日子我來到帕拉卡斯(Paracas),這裡是我造訪鳥島(Islas Ballestas)與神祕的納斯卡線(Nazca Lines)的重要位置點。從帕拉卡斯的港口搭船就可以抵達鳥島,當地的旅遊機構很聰明很會行銷鳥島,把它塑造成等同於厄瓜多的加拉帕戈斯群島(Galapagos Islands)。我盡量把期待心降低一點,這樣在親眼見到以棲息各式鳥類聞名的鳥島時,心中的驚喜感才會更為強烈。

鳥島果然是名不虛傳,你可以看到成群結隊的秘魯鵜鶘與鰹鳥彼此緊密相依棲息在島上的岩石上,你還可以看到滿滿的海獅從海面浮起跑到崎嶇山壁上曬太陽,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真是可愛。過沒多久,我又看到一排沿著山壁斜坡列隊的漢波德企鵝,搖擺著身軀一個接著一個跳進水裡。第一次見到漢波德企鵝的人,一定會把牠們跟穿著黑西裝與白襯衫的英國管家聯想在一起。

魯鵜鶘與鰹鳥棲息的鳥島

回到帕拉卡斯後,我們到近郊的一處沙丘區看了燦爛的夕陽美景,等待著明天重頭戲景點。隔天起了個大早,開車到鄰近城鎮伊卡(Ica),準備搭乘小飛機飛躍神祕的納斯卡線(Nazca Line)上空,過沒多久後,我們便被安排進一架12人座的賽斯納小飛機,準備在3,000英呎的高空欣賞秘魯另一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

位於納斯卡沙漠的納斯卡線,是透過地面上的溝槽排列而成的巨型地畫,描繪數百種動植物包括鳥類、蜘蛛、狗、鯨魚線條和幾何圖案等。許多人認為納斯卡線是外星人的傑作,但根據考古學家的考究,這些納斯卡線大約創作於西元前500年到西元500年之間。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會在沙漠裡蝕刻出面積這麼大、數量又那麼多的地畫呢?一個說法是,為了祈雨。

一趟小飛機旅程大約看了超過12個納斯卡圖案,過程中得仰賴副駕駛的解說與手上的導覽手冊才能清楚辨識。幾個有名的是長274公尺有著螺旋尾巴的猴子圖案,以及線條工整展翅寬度達94公尺的蜂鳥圖案。小飛機最後把我們載到庫斯科(Cusco),這是前往馬丘比丘前一定得停留的小鎮,鄰近有壯麗梯田灌溉系統與上百個古文明遺跡的神聖谷(Sacred Valley)也是必看景點。庫斯科是印加帝國首都,可說是古老的印加帝國的搖籃,早在西元前3000就有人類居住歷史,庫斯科在秘魯當地方言中意味著「肚臍」,代表著這座古城在南美洲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如納斯卡線,位於帕拉卡斯的「燭台地畫」(Candelabra Geoglyph)由於乾旱無雨因素,推測已有1,500年歷史

我一踏入庫斯科古城的當下,就給它的獨特氛圍所吸引,有著慵懶的歐式風情與西班牙殖民時期建築物之美,處處可見鋪著鵝卵石的街道小徑、巴洛克式教堂以及營業到深夜的露天咖啡館。在滿是穿著西方現代服飾觀光客的庫斯科裡頭,最大的亮點是瞧見披著顏色鮮豔披肩著傳統服飾的秘魯婦女用繩子牽著可愛的羊駝。你可以找她們拍照,她們會跟你收取簡單的費用。庫斯科一如秘魯其他城市,融合著傳統與現代,一切新與舊都完美交織在一起。

溫馨提醒一下,庫斯科位在海拔3,400公尺的高山中,所以得花點時間適應空氣稀薄的高海拔環境。庫斯科必定要造訪的景點是太陽神殿(Qorikancha),太陽神殿是整個印加帝國最受尊敬的寺廟,牆壁和地板曾經覆蓋純金,相鄰的庭院充滿金色的雕像,但在數百年前西班牙殖民者入侵時,就已經把金銀財寶搜刮殆盡。另一個欣賞建築人文之美的景點是庫斯科大教堂,融合著西班牙與秘魯設計語彙。在教堂內可以欣賞到當地18世紀的畫家Marcos Zapata所繪製的秘魯版的《最後的晚餐》。在秘魯版中,耶穌與十二門徒享用最後的晚餐的餐桌上,擺放的料理不是魚而是秘魯佳餚烤天竺鼠。

在烏魯班巴(Urubamba),一名魯婦人與她的羊駝

第二天的早晨,我來到位於神聖谷的小村落琴切羅(Chinchero),逛著傳統市集時我心中浮現時光在這裡暫停的感覺。接著我來到琴切羅的傳統紡織藝術中心,一名穿著傳統服飾大約20歲的秘魯少女用熱切的笑容迎接我。這位少女熟悉染布與傳統安地斯手工紡織技術,她說她從小時候就在染布與織布了。她說所有的染料都是從大自然萃取出,她立刻展示了她的技巧,隨手拿起了從胭脂蟲萃取出的緋紅胭脂顏料塗抹在自己的嘴唇上,「這樣的唇色維持24小時沒有問題,吻個100吻也沒問題。」

最後還是來到秘魯名聲最大的觀光景點馬丘比丘。我搭乘由管理「東方快車」聞名的Belmond集團推出的移動五星級飯店豪華臥鋪列車,從庫斯科一路來到馬丘比丘山腳下的熱水鎮(Aguas Calientes)。在豪華列車上一路欣賞著秘魯優美鄉間景致,我的期待心情愈來愈強烈。

庫斯科大教堂廣場,教堂內可觀賞到繪有天竺鼠的《最後的午餐》

坐了趟短程巴士來到住宿旅店放下行李後,我就沿著石頭路氣喘呼呼地走到欣賞馬丘比丘遺跡的第一個觀賞點。傍著壯麗安地斯山脈景致的馬丘比丘遺跡就在眼前,我仍記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是這麼形容馬丘比丘,「人類歷史中最壯觀的建築奇蹟以及克服地形最偉大的建築成就,馬丘比丘是印加帝國古文明最重要的有形文化資產。」我認為馬丘比丘不只是印加帝國而是擺在任何古文明中都可以稱得上是最重要的有形文化資產。體認到了這點後,我當然得自拍一張照片替這趟旅途畫下句點。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