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低調現奢華 Quiet Luxury

義大利米蘭的建築設計師Citterio與Viel認為從平凡之處展現非凡才叫奢華的建築。以及來談談即將在台北落成、由他們所打造的Taipei Sky Tower

TEXT ZANETA CHENG

義大利建築師事務所ACPV兩位建築師Antonio CitterioPatricia Viel,扎扎實實地替我上了堂建築課。他們這次專程搭飛機從米蘭再度來到台北,主要是為了他們所負責設計的台北新地標Taipei Sky TowerTaipei Sky Tower280公尺,總造價金額高達10億美金,將於2020年啟用,未來將是除了台北101外另一個國際級複合式地標摩天樓。Taipei Sky Tower內將會有兩間凱悅酒店集團旗下最高級的品牌柏悅(Park Hyatt)與安達仕(Andaz),而柏悅酒店也是出自ACPV設計之手。整體TST計畫案是全台灣第一個以生活風格主導的大型商業開發案,落成後台北將成為亞洲文化創意匯集地。

「奢華是一種感受,是一種體驗,而不是有奢華物件就叫奢華。奢華感能在環境空間裡帶給人舒適感受。」Patricia Viel說。「奢華不需大鳴大放,想要營造空間奢華感,不必為了求貴氣而刻意在空間裡陳放過多物品。重要的是讓你在空間裡珍視與你相處的朋友,讓你舉止優雅體貼,這才叫營造奢華感。有太多人不慎理解我們所設計的奢華空間,我想原因大概是我們比較低調吧。我們使用最好的建材,但呈現方式卻很低調,用色也很簡潔。有些人喜歡很盈滿,有些人喜歡氣派,我想這些人可能都搞錯了奢華的概念。」

Antonio Citterio Patricia Viel ACPV Taipei Sky Tower
Taipei Sky Tower

Antonio Citterio在業界素有「紳士建築師」稱號,或許正因他堅持極簡奢華路線而讓他有如此美譽。我跟他提起這個稱號時,他說:「很感謝大家如此稱呼。我從一開始的理念就是堅持最樸實平凡的設計,不追流行不追趨勢。看似平凡但絕非平淡,類似大智若愚,一旦檢視平凡裡頭的細微之處可以發現處處有不凡痕跡。Polo衫就是一個平凡但卻經典又偉大的設計,幾乎每個人都有一件,我相當嫉妒設計出Polo衫的人。而這就是我想要在建築設計中所呈現的。」

Citterio只為追求作品的永恆價值,名聲與頭銜對他來說都相對次之,「最重要的是你呈現出的設計成果,至於過程那當然重要,不過這是建築師在腦子裡絞盡自己腦汁的事,大家最後看的還是你呈現的完成作品。為了一個案子我會花上五到六年時間設計,飛到世界各地開會,接受各種採訪,所以一定得有好的成品,不然一切都是枉然。」

Antonio Citterio Patricia Viel ACPV Taipei Sky Tower
位於德國慕尼黑的Nove大樓

什麼叫做永恆?而Citterio又是如何設計出能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作品呢?「永恆的設計不是立刻就能完成的。明年春季,瑞士家具大廠Vitra將會推出我為他們設計的一款辦公室椅,整個過程花了我五年心血,最後才有現在最終樣貌。就拿你現在坐的椅子來說,它其實是個仿冒品,仿冒自Eames夫婦在五〇年代設計的躺椅「Emaes Lounge Chair」。為何他們設計的椅子會被視為永恆的經典?因為是創新,他們創造出皮革跟鋁以前所沒有的結合方式。經典的設計裡頭可是有很多道理,不光只是解答了物件的形體問題,更多時候是捕捉到了一個時代的生活方式。」

VielACPV建築師事務所內專職負責建築與室內設計,她認為之所以能稱之為永恆經典,除了大膽創新、功能完整外,最重要的是建築物背後所承載的設計師責任心。「當你設計時,你一定要讓你的作品經得起時間考驗,不論是美感還是耐用度。特別是建築更是,因為你消耗的是土地,消耗的是大筆金錢,消耗的是眾人的心血。」

Antonio Citterio Patricia Viel ACPV Taipei Sky Tower
德國漢堡結合商辦與住宅的Brooktorkai 22大樓

建築就是要立於永恆,但室內設計或裝潢部分往往在七到十年左右會需要翻修,「我們知道室內設計的部分會在建築物經年使用的情況下,因為某些不可預測的因素而需要改變。因此,我們將室內空間視為建築不可分割、彼此共生共存的整體,很清楚地在柏悅酒店計畫案中,我們也是如此規劃。你可以改變陳設,改變裝飾元素,但你改變不了的是室內空間與建築本體彼此呼應、一氣呵成的調性。」

Taipei Sky Tower在建築設計上的一個重要元素便是東西融合:有著綠竹筍結合羅馬柱的造型。「我在思索計畫案時,喜歡以建築所在位置及其周邊環境做切入。」Viel說。「我們歐洲人習慣把建築物擺放在複雜的都市情境中思考。」Taipei Sky Tower一旁便是高聳且頗有東方寶塔意涵的台北101,這兩位建築師可想出個好點子來呼應東西融合概念。首先,他們將Taipei Sky Tower設計成羅馬柱形狀,但在用色上卻像是綠竹筍。Viel說:「那綠色猶如光線穿透竹葉,暖暖的色調,是綠但又帶點黃又帶點金。」

在討論到Taipei Sky Tower外牆設計時──選用反射光線嵌板,兩人的看法稍微起了衝突,「有時真是傷透腦筋,不過所謂創意就是關於解決問題。」Viel笑著說。「這很重要,特別當我們兩人有不同意見時,一方的意見越是強烈就是代表他的想法可能是對的。」Citterio在設計中還很在意的是環境意識,他說:「環保意識已經深深植入我們每個人的觀念裡了,不是做或不做的問題,而是不做不行。我都會有最長遠的角度來規劃建築,不是只用個兩、三年而是50年。例如你買個很好的椅子,可以傳給你的兒子跟孫子使用。50年前根本沒有人有環保觀念,現在不同了,歐盟現在對塑膠回收訂立新法,可能10年後會完全禁用塑膠。懂得環保、回收、再利用在各個行業都變得重要。」

我跟ACPV兩位建築師的訪談即將結束,從他們的言談之中可以瞭解,現在的建築師除了要有創新與具創造力的腦之外,還要有顆重環保、能永續經營與負責任的心。「做設計是要帶有理念的,如此你不需對建築解釋太多,因為好的建築會解釋自己。這就好比作家寫一本書,作家不需解釋書的內容,讀者讀了就有自己的理解。建築也是。」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