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Talk With Music 細數生活 金承志

你可能不知道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但你應該會知道幾首合唱「神曲」—《春節自救指南》及《張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哪裡了》,尤其是《春節自救指南》更是2017年年初讓諸多回家遊子心有戚戚焉的有趣作品,而這幾首神曲的創作者—上海彩虹室內樂團創辦人及團長金承志也笑說因為此曲受益良多:「今年,我家爺爺在春節時就只跟我問好,然後一句話都沒有多說,問他怎麼這麼安靜?『因為我怕你又把我當成創作的題材。』」話說沒完就開懷大笑的金承志,似乎搞音樂也跟他的作品一樣,相當令人開心。

注意上海彩虹算是有些時間,但第一次見到金承志本人還是感到有趣。不同於在指揮台上有些嚴肅(但指揮的手勢卻有些「溫柔」)、舞台上把指揮台當成脫口秀表演侃大山的他,訪談時仍有些拘謹,或許仍與中國藝文界的習慣有關,受訪時不斷稱我為「老師」,然後回答問題時也多以「您」等敬語回覆,但卻並非那種過於禮貌的行禮如儀。訪談當下他才與工作夥伴剛從南投信義鄉原聲音樂學校,與羅娜國小馬彼得校長交流後回到台北,「內心相當的激動。」金承志跟我的慢慢訴說他在台灣的所見所聞,他說喜歡台灣的音樂環境,也喜歡大人小孩都喜歡唱歌的生活風格,這是與他們推廣「用音樂訴說生活小事」似有異曲同工之妙。

從2010年創立的上海彩虹,早期仍是以演唱古典創作為主,直到2015年秋天,才開始做一些在一般大眾眼中有趣的專案(首發曲就是《張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哪裡了》),「傳統我們認知中合唱是優雅的,但你看到的古典作品用詞『極端』不生活化,我就想,為什麼我們不能用『口語』唱我們生活中的小事?」因而誕生了上海彩虹接下來一系列非常「口語化」的作品—從2015年說一個室友把他家鑰匙帶走而沒辦法進門的「特別細碎的生活點滴」所寫成的曲子,進入到2016年反映低薪及無限加班的《感覺身體被掏空》與2017年《春節自救指南》等「社會問題」的體現,乃至於探討「人與世界關係」的長曲,金承志說自己雖然沒有在「解讀社會情結」的意圖,但他的作品的確想要理解人們的生活與體會。

他說,合唱對很多人來說是「藝術」,所以必須優美,但這其實是人們對藝術的框架,為什麼不能用合唱來述說、表達生活呢?「生命中,所有平凡的小事對我來說都是有趣的事,合唱只是個載體,可以承載任何的文體與維度。」我們在人生中大多數的時間都在說廢話,這都是生活的日常,「所以我們用音樂來說廢話,不也就是我們的日程生活的一部分嗎?」對金承志來說,合唱就見快樂的事情,合唱的過程也是愉悅的過程,「所以我們再練唱時也沒有權威,因為你一週上班就已經有很多壓力了,為什麼在週末三個小時的練唱中,還要感受壓力呢?」他笑說這樣的過程似乎跟練瑜伽很像,「練唱是一種放鬆的過程。」

問他怎麼看他一手創立的上海彩虹,他笑了,「最早的時候,我以為大家是因為喜歡合唱而聚在一起,但後來才慢慢發現,我們對合唱其實沒有太多興趣,而我們感興趣的是這些人。」他說的「羈絆」讓這一群人連結在一起,而這些人讓金承志懂得了什麼是真的合唱,「我們沒有什麼年輕人的使命感,也不想碰什麼哲學觀,我們追求的是靈魂上的自由,審美上的認同,這也是『打架打出來的共識』。」自認為不以權威帶領上海彩虹的金承志,笑說自己有點精神分裂,「我期待我們可以熱烈地表現自己,準備好就享受表演,其他都無所謂。」眼中的金承志,像是個對什麼事都充滿好奇心的小孩,自由而自在。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