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Grand Hyatt Taipei x Prestige 風格生活

國際酒店是不是個嚴肅的空間?如果不是,如何來呈現它個性的樣貌?人,是重點。一個好的酒店,除了空間豪華與否,餐點、調酒經典與否,一個酒店的形象,來自於工作人員的態度與風格。今天,Prestige帶你看看大家所熟悉的Grand Hyatt Taipei,其實有不一樣的生活風格想像。


畫架與餐盤的多彩世界

走進暱稱BK的台北君悅執行總主廚陳萬欽在飯店中的房間,你一定會被他多彩的畫作抓住目光。繪畫,是BK紓壓的生活節奏,跟他的烹飪一樣,可以讓他心無旁騖地沉浸其中,這是他的個人世界,也是他的多彩世界。

鏡頭前的BK似乎輕鬆自在,但他卻是謹慎仔細地處理每一個細節,這是第一眼見到他的感覺。很多人都會覺得飯店的執行主廚總會讓人有些距離感,感覺有些「莫測高深」,甚至有些「高冷」,但在BK身上,你找不到一絲一毫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其實,我有一點害羞。」這句話還沒說完,大家都笑了。認識BK的人,都覺得他是很容易親近的人,「我好像是一個不知道怎麼發脾氣的人。」在廚房中,BK是會與師傅們開玩笑的總主廚,在他身邊常常可以聽到笑聲,而且餘音不絕,「我不喜歡帶給人壓力,如果讓師傅們看見我的時候就會緊張的話,他們是沒辦法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的。」從基層做起的BK,深知師傅們的心態,「我想把他們當作朋友,是可以開放溝通的合作夥伴。」

雖然待人親和,但BK的要求是嚴謹的,「從新加坡、北京到台北,每一個跟我合作過的同仁,都一致覺得我要求很高。」他的要求不但高,而且還重視細節,希望「基本功」紮實,再談創意,「我喜歡每個人能發揮自己的創意,但如果沒有功底,做出來的成果就很『表面』,沒有內涵,只有浮誇,這我不喜歡。」BK覺得,堅持把事情做到最好,需要講究細節,而內涵如果要豐富,必須重視經驗,「只有抓穩每一步,踏實地把所有的事情做好,你才能做出最好的水準。」他喜歡團隊合作,喜歡與客人面對面互動,「能夠與瞭解我在做什麼的客人聊聊,信心就來了,這是我工作最自在的時刻。BK做事時,有的時候會想要「停一下」,讓思緒沈澱後的豁然開朗,是這份工作帶給他最大的成就感,「那種靈光乍現感覺,超爽的!」他笑說,跟畫畫的感覺很像。

問起私底下的生活,BK笑了,「我很宅的!」BK「自己的時間」從週六下班開始,留下自己的兩個小時,可能去逛逛敦南誠品,可能去林東芳吃牛肉麵,也可能畫畫畫到凌晨,「反正就是一種把工作雜事『抹掉』,讓自己可以跳脫出來。」BK也是個藝術家,他喜歡簡單的構圖、豐富的顏色,看他拿著畫刀一層一層將顏色抹上畫布,層層疊疊似乎也挺有意趣;週日是BK的家庭日,他珍惜與家人的生活,雖然不想跑太遠(「我來台灣這麼多年,我還沒去過日月潭、阿里山。」BK再次重申:「我很宅的。」),但他會帶著女兒走進台北市的小店、小巷,或者在家裡開「畫畫趴」,「我用剩的顏料給她畫,她用完的顏色再丟給我,這樣一天就過去了!」作畫是他沉澱心靈的方法,自稱自己的畫很「怪」,使用不同的媒材做不同的嘗試,也是一種有趣的創作觀點,「我不是專業畫家,這對我有壓力,作畫只是一個我不需要跟任何人交代的事情,我開心就好!」這樣的BK,其實真的滿自在的……

 

 

 

率性與優雅的生活體驗

在Grand Hyatt Taipei大廳裡,除了那個有趣的雕塑Charlie外,Verna這位VIP Service manager常是吸引目光的焦點。作為Grand Hyatt Taipei與客人的第一線橋樑,Verna喜歡嘗試、探索,與大家分享體驗生活的感動。

穿著制服的Verna看起來優雅而知性,但她的另一面,則是喜歡戶外活動的活潑女生。她喜歡潛水、登山來親近大自然,問她最近做過最挑戰的事,她回答得很快:「跳水!」想想,在龍洞海邊海泳、攀岩,然後在礁岩上一躍而下,其實真的要有一點膽子才做得到,但她回答得很淡然:「既然都來了,總要嘗試一下看看吧!」問她有沒有近期想要挑戰的目標,她想了想(「很多耶!」):「我希望明年衝浪時,可以站在浪板上!」嗯,好一個英姿颯爽的回瘩。

眼前的Verna,宜動宜靜。她有救生員執照,也喜歡咖啡拉花、喜歡調酒,「其實,我只是不想要被別人『定義』住。」她喜歡跟朋友出門,嘗試不同的新挑戰,家裡也願意讓她「做自己」,「只要沒有學壞就好。」學習咖啡拉花,只是因為覺得拉花很美,「我總覺得咖啡上的奶泡,是讓人開心的泉源。」不過在學咖啡拉花之前,Verna是不喝咖啡的,「但練習完妳不喝掉它,又覺得很浪費。」慢慢地,她也養成喝咖啡的習慣,她說那已是開啟自己一天生活的「開場白」。

工作上的Verna,則是另一種面貌。問她在Grand Hyatt Taipei的「私房小角落」,她喜歡大廳右側Lobby Lounge旁邊、靠近電扶梯的小角落,那是她觀察來來往往人們的秘密花園,「我喜歡觀察人們最自然的一面,做一個觀察者,其實是很自在的。」觀察小細節,拿捏與VIP之間的距離,是Verna工作的重點。

VIP Service manager其實是酒店的「門面」,是酒店與VIP之間的橋樑,這個角色之於酒店,算是前場最重要的一環,BK這麼形容Verna的角色:「你一開始會覺得,她怎麼每天在酒店中跑來跑去,好像跟客人聊聊天,然後把事情傳達給酒店的後勤人員就好了,但事實上並沒有這麼簡單,她其實是客人面對酒店的第一印象,如果她們沒有做好這第一線角色,後面的後勤同仁壓力就很大。」她必須仔細觀察VIP的需求,透過她平常對酒店各部門的認識請同仁協助完成這些安排,所以她從細節中找到與VIP的連結,找到服務的「分寸」,更重要的,則是透過與同仁的協同合作,讓VIP有賓至如歸的感受,「我是必須要靠大家幫忙,才能完成我工作中的任務,自然我必須要熟悉每一個部門在做什麼,也要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到解決VIP需求的夥伴。」這是必須靠平常不斷觀察與溝通,才能在最即時的狀況中,找到對的解決方案,別人看起來或許像是串門子,但對Verna來說,這是蒐集資訊、了解需求的最佳途徑。

在Grand Hyatt Taipei工作,對Verna來說是一個有趣的體驗,「我們就好像一個·不分彼此的團隊,會想要把一起事情做好的一群人。」她喜歡這個充滿鼓勵的環境,讓她可以做到最好,「我喜歡可以實現自我的機會。」Verna的眼中也帶著微笑,那時的她,充滿光彩。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