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蔡依珊的「自己的房間」

說實話,從媒體的角度來看,蔡依珊是個乖乖的女生,尤其是人們幫她冠上「千金」或「夫人」這些看來似乎光鮮亮麗的稱謂時;這次,我們脫去別人附加在蔡依珊身上的稱謂,重新展現本人的真實形貌,她的思考、想法與想做的事,才是真實的她,「沒有其他附加的意象,就只有蔡依珊」。

這篇專訪名字很奇怪,為什麼是「自己的房間」?不過一看到這個題目,蔡依珊就笑了,「你在用Virginia Woolf的哏是吧!」蔡依珊披著大家閨秀的外衣,但她卻坦承自己一直不習慣於面對鏡頭,事實上,似乎也的確如此。鏡頭之後的蔡依珊可以侃侃而談,但面對鏡頭時,總覺得她有點安靜;作為公眾人物的家人,面對媒體絕對是必經過程。

「真實的蔡依珊」是什麼樣的人?她回答的很快:「搞笑。」採訪現場的蔡依珊其實很開朗,她會跟工作人員說笑,會跟大家寒暄(這是比較「含蓄」的說法……),甚至在採訪的當下,她就盤腿坐在沙發上自在地閒聊,然後再加一個註解:「做事很認真的人,這應該是最真實的蔡依珊吧!」說自己很跳tone—因為太陽在雙子座、上升在處女作—但卻是個認真的人,這是蔡依珊為自己下的精準註解。

「我們要是面對事實,因為事實如此,沒有別人的臂膀可以讓我們依靠,我們必須孤身前行,我們的關係是在我們和現實世界的關係,而不僅是我們和男男女女的世界的關係。」—Virginia Woolf

說「精準」是其來有自的。專訪蔡依珊的時間是9月初,當時還沒有教育部課審會的「居禮夫人」(Maria Skłodowska-Curie)爭議,在這樣的時間寫這樣的故事的確有些巧合。但有趣的是,1928的Woolf的演講倡議女性該擁有自己的空間,在此近25年前,Maria Skłodowska-Curie與其夫婿獲得諾貝爾奬(1911年她又再度獲得諾貝爾獎),但100多年後的今日,這個「女性自主」的議題仍在台灣上演(同時也引發爭議)。有時真的覺得,歷史的轉折著實有趣,而這篇專訪,似乎也來得及時。

一般人眼中的蔡依珊,是新聞報導或電子媒體中的蔡依珊,她的形象溫柔婉約、相當「大家閨秀」風範,或許很多人都會認為「有女(或『有媳』)當如是」吧!但一般人不熟悉的是,她其實擁有美國布朗大學生化碩士的身份(據說曾經還是布朗大學博士候選人,但因為結婚,放棄了她的博士學位)。特別將這件事拉出來談的原因,不單是為了跟風居禮夫人的話題,而是在目前社會中,學科學的女生在環境中仍然是弱勢,而在學習的過程中,總是被放大鏡檢視的一群。

「當初念大學時,主修是化學工程,有些男同學看到我,就滿臉疑問:妳念化工?妳以後是要去做化妝品嗎?」深深嘆一口氣,蔡依珊說問這種問題的人多是亞洲男性—這或許是傳統文化的僵固性思維始然,但蔡依珊從小就是身處在這樣的環境當中。這是一個讓女生會不自在的空間,不但是因為男多女少,而是整個環境都是以男性、歐美社會為主的思維,一個亞洲女生在這樣的環境當中,只能與環境對抗。

問她如果一直在科學領域走下去,蔡依珊會變成什麼樣子?「應該會更難相處吧!」笑說自己現在就很難相處(轉頭同時問旁邊助理:「我很難相處吧!」然後哈哈大笑,感覺冷笑話實力全開)的她,說從大學開始一直到研究所,從化工到生化的學習過程,都是「科學家」的訓練,「在實驗室裡都是研究者的思考邏輯,連聊天都在說自己在實驗室裡的研究。」不過受到科學家的養成訓練對蔡依珊最大的收穫,則是學習到如何分享自己的所學所得,「當想辦法讓與你不同領域的人瞭解你在做什麼,就是最有趣的事情了。」

「我衷心希望各位去寫各式各類的書,不論題材有多瑣碎,多廣博,請勿躊躇不前。偷拐搶騙在所不惜,只希望各位想方設法務必弄到錢去旅行,去閒晃,去思索世界的未來或是世界的過去,去捧著書發呆,去街角逛一逛,任由腦中的思緒細線沈落到長川深處。」—Virginia Woolf

 

高二開始讀女校,純女生環境讓她開始接觸性別議題,「Woolf也是我這時候開始看的。」蔡依珊說自己並不是外界以為那種被保護的千金,她隻身在國外求學七年,包括念大學、研究所,她的學費來自申請獎學金,每個月還會去當教授助教來掙得一些補助。小時候的蔡依珊是個大刺刺的女生,(「很愛表演。」甚至會去跟別的男生搶男性角色來演,「根本就很男性化!」)她認為現在女性有時候會給自己較多要求,可能擔心自己是不是有說不好、做不好的事,所以通常會「一直自我調整」,反省自己今天是不是沒有做對什麼事,「因為一般女性總會覺得,如果有什麼事情沒有像自己預想的結果那麼好,絕對是自己做不對什麼事。」

蔡依珊喜歡思考。問她如果真的有一個「自己的房間」,有什麼東西是她必然要放在裡面的?她想了一下,「不管是什麼樣的房間,我一定會一段時間就想清理它一下。」蔡依珊覺得自己並不會死守這一件東西,她喜歡接觸新事物,也喜歡學習,「洗滌心靈後,更多美好的事物可以再放進來;學習是讓自己自我成長的最好方法,對所有人來說都一樣。」笑說自己會常常「裝修」自己的房間的她,聊起學習也是話匣子不停,然後突然回神:「咦?你是在說我三分鐘熱度嗎?」叫大家不可以「歧視雙子座」的她也笑開懷:「其實我真的是三分鐘熱度啦!」

說高中時期會在意自己成績,但不在意身材的蔡依珊,問她喜歡現在的自己嗎?她想了一下。本以為是上升處女性格又出來作祟,她的回答倒是很開朗:「我覺得我一直很喜歡自己呀!」心中總會把自己「拉回來」的自己(「這樣說好像我是精神分裂一樣。」好的,連最後一個問題也要加一點冷笑話),似乎仍有些執著在拉鋸在理性於感性間,但心靈的房間相當廣闊而多彩。

(PROFILE)

蔡依珊  Patty Tsai

麥基爾大學化工學士、布朗大學生化碩士,「炆久之芯」品牌創意總監。

自認搞笑、但做什麼都很認真的人。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