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心很大 Daniel Wong

這幾年,Daniel Wong的能見度很高,這個充滿狂想的設計師在國際場合上頻頻大放異采,呈現與傳統服裝設計不太相同的狂野風情,但他對自己的期待,並不止於「服裝設計師」而已。

「以前人家會問我,你的心這麼大,你做得到嗎?現在,他們相信了。」 在台灣5年,創立自己同名品牌的Daniel Wong近期曝光率很高,從咖啡包裝到與酒店聯名的下午茶,他幾乎無役不與(也無藝不精),問起他為什麼做那麼多不同類型的事情,Daniel立刻否認:「我覺得我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這麼多不同類型的合作與創作,對Daniel來說都是一樣的?「是的,我是一個服裝設計師,但我不只是一個服裝設計師,我也不只想要做一個服裝設計師,我想讓人明白,我不是服裝設計師而已。」嗯,好像繞口令,但Daniel就是這樣一個與眾不同的存在。

初見Daniel Wong的人,總會被他洋溢的熱情與大動作的手勢給奪去注意力,而作品也相當狂野有個性的他,不僅有曾在國際時尚殿堂Alexander McQueen和Versace工作傲人經歷加持,而明快的思考與具創意的狂想也非比尋常地精彩,「有些人覺得我是東摸一點、西摸一點,但我的思考理路是一樣的,只是我做的是一個Brand,而不是單一Design而已。」中英文夾雜的對話,來自於加拿大的Daniel思維卻是十足的台灣人,而且他也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我不會給自己太多設限,但我所有的idea都是建構在同一個願景的輪廓下,我不會讓它走歪。」利用各種不同的平台進行設計,Daniel展現自己沒有侷限的創意,但在不同媒材呈現出的多元風格中,他仍然試圖告訴大家屬於Daniel Wong的思維、圖像元素與idea的相同「樣態」,「我不會偏離我的初衷。」

他希望讓所有人看到他的作品,就知道這是Daniel Style的設計,「我希望我的design是有意義的,能夠呈現我這幾年所走過的足跡。」4年多的努力,Daniel累積了1百多個圖樣,擁有自己的IP與Brand是他「算是自豪」的一份成績,「雖然我還有很多沒做,也有很多是沒有做好,但回首我這一步步走來的足跡,我相信我走過的路是正確的。」如果你真的做出一個品牌,就會讓人發現,雖然這品牌所做出來的東西可能多元、可能複雜,但在背後都會有一種相同的味道存在,這是Daniel Wong所散發出的一種力量,「一個設計師品牌並不是只有設計師一個人在做設計,但這個設計師必須去想到,我的品牌要在走向哪裡。」

問起Daniel對品牌想像的願景在哪裡,他回答得非常直接:「我想要在Daniel Wong建構大量的IP。」你可以買到一塊很好的鱷魚皮,用它來做出很好的包包或配件,「但這是有錢就可以堆出來的。」Daniel的圖像IP則是從創作的第1天就開始「一筆一筆慢慢來畫出來」,「我們從來沒有停過,這是用錢絕對買不到的。」為什麼要透過這樣的水磨功夫來建立自己的品牌?Daniel笑了:「這件事Versace做了30年,而HERMÈS做了100年耶!但亞洲品牌似乎很少在做這個的。」現在很少人會覺得HERMÈS或Versace只是一個服裝品牌,而是一種文化、一種生活態度,「我想做的就是這個。」笑說自己只是跟著偶像Versace做一樣的事情(「如果你有機會見到Versace,一定要幫我告訴他,他是我的偶像!」),Daniel自謙自己並非藝術家(「因為藝術家的創作可以更天馬行空,不用care其他人的想法。」),他很在意其他人怎麼看他(尤其是喜愛他的人),但做這麼多不同的事情,只是想透過不同的視角,看到這些帶動文化與生活的哲學,它們的厲害之所在,「我對生活哲學的體悟,是極度瘋狂的。」

最近的Daniel,著迷於另一項事物—鐵人三項,「我不是附庸風雅。」4月24日剛忙完年度大秀的他,28日就跑去參加了一場51.5公里的三項賽事,這好像把自己逼到極限的作為,在Daniel的眼中卻好像理所當然,「我很慶幸有機會透過這些,體驗完全不一樣的人生。」笑說自己和朋友喝酒、吃飯之外再擠出時間鍛鍊的感覺「很棒」,他也因為這些「不一樣的人生」看到了台灣與其他地方不同的美感,「台灣真的很棒,我超愛台灣的!」Daniel覺得很多台灣人都在自己的夢想中努力奮鬥,「我只會創作,只好利用我僅有的才能,努力做到最好,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呈現。」這是試著與自己、與未來對話,自認為距離「成功」還很遠的Daniel笑著說自己永遠閒不下來,「我的心,真的很大!」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