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從心出發Brand New :吳可熙

在寄出採訪邀請後的某天深夜,信件夾收到了一封回信,上面寫著:「您好,今日可熙剛結束《上海國際影展》的行程抵達桃園機場,因此現在才回覆您。但我們很高興能收到專訪邀請!」從郵件中便可感受到去年憑著《血觀音》中時而內斂、時而外放的棠寧一角,驚豔觀眾和評審的吳可熙,在馬不停蹄的行程中仍努力擠出時間與我們訪談,為的就是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電影」的蛻變。

時間一晃就到了我們與可熙約好的日子,抵達現場的她沒有一絲疲倦,在攝影師的鏡頭中可以看見她充滿幹勁的眼神和勇於說出故事的堅定。如此俐落又鮮明的形象是我們所熟悉的她,吳可熙高中開始練街舞、大學接觸舞台劇,然後再轉而演出獨立電影等等,跟隨電影的時間軸一同成長的她,這次要帶著我們一起深入電影圈,分享自己一路走來的人生故事和「演員」哲學。

打破框架

妳覺得這幾年電影圈有哪些突破和改變?

近幾年本土電影業的創作力非常旺盛,類型也愈來愈多元,像驚悚類的《紅衣小女孩》、推理懸疑類
的《目擊者》等等;而短片的部分就更很有趣了,我甚至覺得變化比長片還大,你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年輕
創作者想要努力突破框架,例如成績非常亮眼的《川流之島》和《狀況排除》就是很棒的例子。

那身在其中,讓妳最感驚喜和感動的是?

我發現近幾年有許多擁有電影夢或對台灣電影有憧憬的藝術家,選擇離開家鄉來這裡求學和創作,像是我時常合作的趙德胤導演就是華裔緬甸人,他高中的時候就離鄉背景來到台灣讀書,學設計、學藝術;更特別的是,除了外國導演外,過去 3、4 年間,新住民二代和移民海外的創作者也漸漸在電影圈嶄露頭角,像因為《阿尼》而受到關注的新銳導演鄒隆娜,媽媽是菲律賓人,爸爸則是外省人,這樣的故事和力量讓台灣新住民的藝術圈漸漸崛起,也讓這個有著多元文化的小島,可以繼續吸收更多故事,觀眾也能從影像中品味不同的「生活」,光是想到這些,我就會全身充滿了力量。

這次《台北電影節》特別針對老電影進行了修復和再製。可以說說妳心中最經典的是哪些嗎?
這問題實在太難了(笑),因為經典電影實在太多,而且每部作品都代表著它的時代意義和文化背景。但如果要我選出最精彩的電影時光,我會選《悲情城市》、《童年往事》和《一一》。

這 3 部電影剛好描述的是 3 個不同的年代,我喜歡從電影中看見光陰的故事,看見當時的經濟起飛、解嚴後的安逸,甚至是階級間的抗爭等,這些感動不會因為我們不生長在那個年代而無法體會,因為這些感受會在我們的血液裡頭,記錄著美好的根、源。

哪位演員是妳一路走來的模範和目標呢?

我覺得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目標,有時候也會跟角色有關。像每次在海內外各大影展看到侯孝賢導演、李安導演或是張艾嘉導演時,我都會全身充滿力量,因為我知道他們還在前面領導著我們。

嘗試之年

妳為何說自己是一個很叛逆的演員?

可能是做藝術的關係吧,我每次在挑選新作品時都會想做點不一樣的,因為我不喜歡重複,也想要讓觀
眾有新鮮感,就算是相同的角色背景,我也不會輕易鬆懈,像演《冰毒》和《再見瓦城》時,我就刻意做
了不同的年齡、服裝和髮型設定,你也可以說我反骨,但這就是我前進的動力,一種化為成長養分的「拗」。

聽說最近在新作品《妮娜》中嘗試編劇工作,從幕前到幕後心境上的轉變是?

我覺得不管是演員還是編劇都有執行上的難處,演員需要花時間了解角色的背景和個性,讓自己與「另一個」靈魂相處,但有時候演員卻會變成一種執行工具;但編劇不一樣,編劇需要了解的不只是一個角色的形象,編劇必須經歷劇本中所有人的人生,所以對於我這種糾結小細節的人來說,很常會遇到卡關,但也因為可以將自己心中所有的對白盡情表達,而感到一定程度上的自由。

妳覺得目前台灣電影還少了什麼樣的聲音和議題?

我想做女性視角為出發點的女性議題。之前看過一個美國統計報告,上面寫著「從事電影產業界幕後工作人員的女性比例只有百分之 15」,當然,這不是說男性與女性是敵對狀態,我覺得我們必須互相合作、多一些行動和實際作為,去幫助女性創作者說出來、做出來。

那我舉個例子好了,像我之前演出的短片《天台上的魔術師》,我喜歡那個本的原因是因為,那個故事劇中有個橋段演到男女主角在一場大雨中向對方說出真心話,將內心的不安和誤會解開,這時你一定會想「他們下一秒應該會接吻。」但他們沒有,在冰釋前嫌後,兩人回到租屋處,男主角溫柔地幫女主角將被大雨淋濕的頭髮吹乾,對於女人來說這是何等親密和浪漫,大部分的男人始終沒搞懂這一幕有多讓人感動,因為對女性來說,感情的濃厚、牽絆程度,不是靠接吻、擁抱甚至是性愛來斷定的。

回歸正題,雖然我現在對於編劇或是助理導演的幕後角色還很陌生,也不夠成熟,但我希望能夠從自己做起,或許未來的某一天,我也能用「吳可熙」的方式幫這個世界發聲。

採訪這天,吳可熙在鏡頭前瞬間到位,攝影師讚不絕口;倒是她很願意多花時間與我們坐在被綠葉圍繞的咖啡店裡慢慢聊(一邊又很擔心話匣子打太開而耽誤下個行程)。問她等等上哪去?她說很巧就是去今年《台北電影節》開幕,緊接著用深感榮幸的口吻說這是自己第 6 次參與這個盛事了⋯⋯吳可熙像極了談到熱愛的人事物而感到雀躍的孩子,眼神盡是對「電影」這門藝術無比的熱情和驕傲。

 

#更多資訊都在PRESTIGE 7月號
#SPECIAL REPORT
#PHOTOGRAPHY_BROWNIE J
#SPECIAL THANKS TO_QUAY CAFE 奎咖啡
#STYLE ALL FROM DIOR
#HAIR_FLUX
#MAKE UP_LYU-YING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