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詩意來自記憶裡的那道光

有些電影你即使一時無法說出它的故事和深意,卻在心底刻著畫面和曾經的隱隱感受。當故事隨時間翻飛,但光芒與溫度依舊熟悉。

 

這就是電影的浪漫,把一個物件做為主軸,設下軸線連結起承轉合當成引子,成就輪廓,最後再釀成你我影後之片片記憶。而中外古今電影中最美的引子,無非是瑰麗珠寶,它足夠珍貴、足夠魂牽夢縈,製造熠熠生輝的火光,是最美的主角。

海瑞溫斯頓Hope Diamond 希望之鑽
卡地亞傳奇創意總監Jeanne Toussaint女士
卡地亞為Maharaja Nawanagar所設計的項鍊原始水彩圖

 

電影中的珠寶藝術

我們由近而遠地來看看在電影歷史軸間上的這些「最美的主角」——珠寶,如何高調或低調地存藏於電影中,但都留下了謂為經典的永恆畫面。

上個月才上映的鬥智奪寶電影《Ocean 8》即是屬於高調、大份量置入珠寶(甚或珠寶品牌卡地亞)於電影的例子,片中琳琅滿目卡地亞高級珠寶作品不說,劇情裡飾演服裝設計師的Helena Bonham Carter為了完成順利拐借故事主軸價值一億五千萬美金「Jeanne Toussaint」鑽石項鍊的任務,還故意酸卡地亞公關高層說現在年輕人連「Cartier」這個字都不會正確(法文)發音了,暗示他們該好好把握出借讓當紅巨星(即Anne Hathaway)戴上Met Gala紅毯、炒作品牌的機會⋯⋯儘管卡地亞再知名也發揮雅量地幽默了自己一下,卻也同時道出品牌與藝人、媒體、影視間互動與互利的基礎邏輯,豐富電影趣味也結合現實。觀眾看完《Ocean 8》後不但不討厭品牌置入,更是記住了卡地亞有多美麗。

Jeanne Toussaint項鍊是1931年由Jacques Cartier為印度納瓦納嘉大君設計,被譽為「世上最優美的彩鑽瀑布」。這件珠寶傑作其實已不復存在,幸而卡地亞在資料館中保存了設計圖,由於Jeanne Toussaint項鍊原先是男性設計,所以電影中的項鍊根據Anne Hathaway的身形做過調整,較原版設計縮小了百分之十五至二十。

 

過去卡地亞也出現在許多經典電影裡,如傳記葛莉絲王妃與摩納哥王子雷尼爾三世愛情故事的電影《Grace of Monaco》中,片中的珠寶首飾即大量引用葛莉絲王妃生前愛牌卡地亞,出演的Nicole Kidman更將她曾戴過的珠寶作品再次詮釋,有紅寶石鑽石白金底座皇冠、10.47克拉祖母綠鑽戒、珍珠母胸針、鑲鑽貴賓狗胸針等。另外在名導李安電影《色戒》中那顆貫穿故事中心的「鴿子蛋」鑽戒,即是卡地亞剛好符合電影設定年代之以40年代經典鑲嵌工法、主石重達6克拉的橢圓形粉紅鑽戒作品,至今鴿子蛋已然變成一個令人嚮往的夢幻名詞。

 

Tiffany & Co.以古埃及頸圈為靈感又兼具摩登風格的圓形切割鑽石項鍊,這條項鍊因在1963年伊麗莎白泰勒主演的電影《埃及艷后》中出現而廣為人知。

 

要說珠寶有效襯托了電影故事,也藉機讓品牌展現絕頂工藝,怎能不提及2013年電影《The Great Gatsby》(大亨小傳)特別邀請紐約品牌Tiffany & Co.為1920爵士年代的紐約上流社會主人翁打造具備濃厚Art Deco的諸多珠寶作品,整部片珠寶為故事背景加分,而成功的電影亦為珠寶品牌起了更直接的效益。因Tiffany & Co.爾後於市場推出Great Gastsby系列珠寶,據聞財務報表結果顯示該季較去年同期增加了20%的銷售額,將此稱為珠寶與電影合作的雙贏成功範本毫不為過。

chaumet 巴洛克珍珠冠冕,1920年。

 

除此之外,使人記憶深刻的鑽石作品,當然還有2009年女星Audrey Tautou主演的電影《Coco Before Chanel》(時尚女王香奈兒)劇中,香奈兒眾多珠寶作品可說是故事本身,如聞名的山茶花珠寶可回溯至她與帝俄狄米崔大公之間的異國戀情,整部片充滿香奈兒女士各個階段的裝扮與設計。2003年的愛情浪漫喜劇《How to Lose a Guy in 10 Days》(絕配冤家)電影中,Kate Hudson穿著鵝黃色長禮服配戴Harry Winston黃鑽項鍊的經典畫面。以及頂級珠寶品牌Chaumet的Bourbon Parma Tiara鑽石皇冠,現身於2001年電影《The Princess Diaries》(麻雀變公主)劇情中。2001年另外一部愛情歌舞片《Moulin Rouge》(红磨坊)中華麗不輸電影場面、以女主角名字命名的「Satine」鑽石項鍊,這款高達134克拉的鑽石項鍊,劇情中是公爵贈送給女主角Nicole Kidman的禮物,自然不能寒酸。於是劇組直接邀請了雪梨的珠寶設計師Stefano Canturi,以1308顆鑽石全新設計打造出符合19世紀末期皇室珠寶特色的百萬美金珠寶。

 

香奈兒2018年全新高級珠寶Bouton de Camelia系列Bague cameelia precieux ouverte

 

De Beers Phenomena Sunbeam高級珠寶鑽石手鐲

 

而1997年電影《Titanic》(鐵達尼號)中將Rose與Jack的愛情烘托得轟轟烈烈的則是珠寶品牌Harry Winston的「希望之鑽」作品,只是它在劇中改用Tanzanite(坦桑石)並名為「海洋之心」。這個知名的電影珠寶作品,似乎開啟了Tanzanite成為近年來寶石界新寵兒的契機。更早的經典珠寶品牌合作則還有,Audrey Hepburn於1961年電影《Breakfast at Tiffany’s》(第凡內早餐)裡站在Tiffany & Co.珠寶櫥窗外凝望珠寶的經典畫面,以對珠寶的癡迷象徵對愛情的嚮往與執著。以及Marilyn Monroe於1953年的愛情歌舞喜劇《Gentlemen Prefer Blonde》(紳士愛美人)中大聲歌頌著「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的橋段。這部電影不但是Marilyn Monroe奠定女神地位的代表作之一,更意外潛移默化了後世女性與鑽石間微妙的愛戀。

 

 

Jennifer Jones配戴Harry Winston珠寶出席1944年奥斯卡金像獎

 

紅毯上象徵時代的光芒

日前有人做了一則新聞,叫做盤點范冰冰如何在9年間以「7次坎城影展紅毯」成功為自己於影壇贏得一席之地。姑且不論這報導因過度簡而化之范冰冰的努力所引起的冷言酸語,卻也真實突顯了幾十年來女星們與電影盛會紅毯之間的奇異恩典。首先,女星出場從頭到腳,從彩妝、服裝配件、珠寶等指定品牌皆涉及品牌贊助,甚或是擔綱品牌代言身份所產生的配合穿戴曝光等合作。越有影響力的女星,想要贊助的品牌越多越高端;反過來說,女星在紅毯上穿戴的品牌等級越高端,就等同於地位越高端,行頭象徵地位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有時候觀眾以為,女星在比美,但其實女星除了比美,比珠寶贊助品牌才是真正角力的項目,過程暗潮洶湧。女星在紅毯上又美又有面子後,才算是全方位地成功登上紅毯。

范冰冰佩戴De Beers珠寶出席2018坎城影展紅毯

 

有一種極致的狀況是,一線到不能再一線的超級巨星,是不會單獨代言單一品牌,也就是到了不被合作的代言品牌限制不得使用其他品牌的境界,這時候,各個高端品牌會在盛大的電影頒獎典禮前數個月,紛紛開始透過關係創造「可以獻上自己最強的商品給巨星試裝」的機會,這更是另外一齣紅毯幕後的精彩大戲。一位任職於頂級珠寶品牌的資深公關說,每次大型頒獎典禮前前往海外為女星試裝(試戴珠寶),即便試裝結果有多篤定了巨星「決定」可能會配戴自己的珠寶了,但都不是最終的結果,唯有回到飯店看紅毯實況轉播,巨星走上紅毯那一刻才能真正地確定她是否配戴了自家珠寶,然後在飯店房間裡尖叫,開始聯繫紅毯攝影師買照片,然後發稿給各地媒體。反之,則是在紅毯上那刻揭曉槓龜。

 

紅毯珠寶與超級女星的淵源與歷史,可溯及1944年Harry Winston首度贊助奧斯卡最佳女演員Jennifer Jones佩戴珠寶出席奧斯卡金像獎並在當晚獲得最佳女演員,當時Harry Winston先生因為與好萊塢知名製片David O. Selznick是好友,所以接受David O. Selznick請託出借珠寶行頭給Jennifer Jones。怎料此舉讓Harry Winston贏得明星的珠寶商的美譽且開啟女明星配戴珠寶出席典禮的傳統,使近代珠寶品牌們與好萊塢明星之間一直保持著密切而良好的關係。

海瑞溫斯頓 葛妮絲派特羅Gwyneth Paltrow,1999年奥斯卡金像獎。
Kristen Stewart配戴CHANEL珠寶出席2018年坎城影展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