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隱於藝-張裕能

「美學與大自然連結是充滿想像力的,雖然我們天分不高,但我們也有機會參與其中。」張裕能從不懂藝術到收藏,從單純付出到融入生活,他與我們漫談一路走來如何學習藝術、投入藝術,以及他「隱於藝」的建築美學。

不同於城市中由高樓大廈交織而成的天際線,藏身於豪宅之間的小方盒遠遠看起來格外別緻,這是由大隱開發建設董事長張裕能所建立和創辦的私人藝術空間—小美術館(Art Box)。

雖然小美術館就位於紅樹林捷運站的大馬路旁,卻因為水泥的灰與藍天白雲互相輝映著,頗有遺世而獨立的寧靜之感,讓人忍不住想走「進」瞧一瞧。大門的正中央有個水池,偶爾會隨著陽光的照射在圍繞的四根柱子上抹上幾道彩霞,張裕能緩緩地說:「知道紅樹林的特色植物水筆仔嗎?這些柱子就像掉落在水中的水筆仔,象徵這棟建築能夠逐漸茁壯,這就是環境與美學的連結。」對他來說,蓋房子很像拍電影,需要人力、土地、資本,可能大部分的商人覺得是場金融遊戲,但他卻認為是藝術遊戲,以自己的方式全心投入,因為在張裕能的眼中,這些建築不是 Building,而是 Architecture。

對「生活」有自己一套見解的張裕能跨足代銷、房地產和藝術界,他認為,很多事情不是一個階段結束再到另一個,而是靠著時間的累積去進步。「你不一定是這個領域的職人,不一定要會燒陶、製茶、畫畫,但你也能成為美學的一代宗師,像我也不是建築師、不是工匠,但我可以把它組織起來。所以我很喜歡我的工作,也很認真對待,若要做,就要做到最頂尖。」他總是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花最大的力氣去做最基礎的事情,盡全力把事業與志業連結起來,因為他知道學習和貢獻會是一輩子的。而旅行和閱讀是他最深刻的學習方式。「年輕的時候就很喜歡到處跑,你可能會想,怎麼有人英文很破還敢這樣做?我會說,因為我知道做這件事的目標和重點是什麼,所以做了夠多的功課。就好比表演藝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我的學習、我的閱讀就是排練,出國旅行就是正式上場。」他用行動表示對於藝術的嚮往與熱愛,旅行足跡遍佈全球大大小小的藝術空間,世界上哪個美術館在哪?哪幅畫放在美術館的哪個角落,他都瞭若指掌,甚至閉上眼就可以遊覽一遍。

好奇地問,走訪了那麼多地方,哪個美術館最令他神往或受到啟發?他豪不猶豫地回答:「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這座被人們稱為世界上最美的藝術博物館,位於安徒生的故鄉哥本哈根,在充滿人文與藝術氛圍的城市中靜靜地倚靠著大海。「它的美絕對不是只有收藏,而是藝術品與環境呼應、自然與建築巧妙結合,讓來此瀏覽、學習的人們都能夠舒適地浸淫其中。」不難想像在那待上一天所能收穫的知識有多麼豐厚,因為真正「好的建築」會與人的活動互相產生張力和情緒,就猶如他心目中真正的藝術美學,「含蓄,讓它們自己說故事。」

 

張裕能讓建築美學、藝術相輔相成,交織成有溫度的故事篇章,他說:「人對待喜歡的事物會特別專注,當你深入學習時,你便會看見它的脈絡。」因為喜歡,所以投入,就像他說起自己收藏的當代藝術作品時,有獨到的見解,「古典是經典,當代也有當代的經典。你不需要把它們切開看,因為它們都是同一件事情的延伸,也是一連串的發生。」而這也是張裕能對具有靈魂和精神性的藝術品情有獨鍾的原因,「因為藝術品能呈現美和創造性,與觀者互動產生情緒,得到某種啟發,甚至可以撫慰你的挫折,要具有影響力並且能保存下來的感動,才是藝術。」


張裕能常覺得自己是個超級幸運兒,除了努力工作外,他居然能夠與藝術為伍,體會那麼多美好的事物,最重要的是又帶動了那麼人來感受他覺得美好的事。「我一直在做,沒錢有沒錢的打算,而現在只是剛好有個環境能夠分享。」對張裕能來說,收藏靠緣分而不是刻意,學習需要專注而不是大量,因此想要前往小美術館參觀的人需要提前預約,不開放民眾自由進出。另外亦會有館內人員提供最完整的一對一導覽,甚至在 3 樓有個秘密展覽空間,看不過癮的人也可以詢問前往一探究竟,這樣貼心的安排為的就是讓欣賞的人們擁有最優質的體驗,「當你心裡知道什麼是最好的,那就沒辦法不去做。我覺得我有義務對這些美好的文化付出和傳承,因為很多事不用做得多,而是要做的精緻。」他將收藏與建築美學當作自己生命的延伸,和一路走來的生活理念,最後問他從來沒因為流行而改變過想法嗎?他說,「收藏代表我的風格。流行是別人的事,能走出自己的風格才是最重要的。」這應該就是當初張裕能打造小美術館的初衷吧。

#更多資訊都在Prestige Taiwan雜誌中

#COURTESY OF ART BOX (http://www.artbox.org.tw/artbox/)

Sugges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