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bert Burda Media

收藏 世代—收藏家觀點:保存美好

蒐藏是個有趣的存在,它標榜的是與藝術家的直接對話與分享彼此的故事,從中感受豐富人生的藝術思維,這或許也是收藏家願意持續蒐集、典藏美好的獨特意義。

你或許會覺得,能做藝術收藏的人,應該都有些「家底」,如果不是有些「子彈」,就沒有機會當收藏家,但「One Piece Club」打破了這個定律。One Piece Club並不是漫畫《海賊王》的後援會,它是日本最大的當代藝術收藏家交流平台,2007 年成立至今,One Piece Club  130 位會員每年藝術品平均購藏總額超過5,000萬日幣,日本除了東京總部,還設立了名古屋、關西、金澤、北海道、四國、九州等7個城市支部,每年藝術品購藏額超過 300 件,是日本最大的收藏者俱樂部。

OPC每年會員收藏展,是俱樂部當年度的重頭戲。

 One Piece Club的成員有些限制,設定不能有藝術家、藝術經紀仲介、畫廊從業人員等身分,目的在於避免在俱樂部中涉及營利行為,但除此之外,它歡迎所有對藝術有興趣的人前往交流。俱樂部的會員需遵守三大準則:首先,每一位會員一年至少購買一件仍在世的當代藝術家、不限藝術媒材的作品;其次,每位會員必須「不遺餘力」地積極出席各類藝術活動,提升藝術鑑賞力;最終,每年年終各地的支會將舉辦會員年度收藏作品展,會員要寫出購藏動機,並邀請藝術家與朋友們一起出席展覽,親自說明創作與收藏的原由,「我們希望會員可以分享他收藏過程的故事,以及與各類藝術家互動的心得,這的確會讓人感受『藝術豐富人生』的樂事。」永遠穿著和服,舉止優雅的石鍋博子,是One Piece Club的創辦人與會長,她在ONE PIECE CLUB 正式成立的海外分會酒會上,與藝評人、第一任One Piece Club 台灣分會會長黃鴻端跟我們聊起創辦One Piece Club的初衷時,說出心中的感嘆。

OPC台灣分會會長黃鴻端(左)與OPC創辦人石鍋博子

當代藝術所稱道的「自由本質」,其實是石鍋會長創立One Piece Club的最初想法,「當代藝術的多元與豐富多彩,讓作品不會被傳統規則與是非對錯侷限,當它不會被任何人批評『品味好不好』的時候,反而讓收藏者可以以更開放的心胸來看與熟悉領域不同的其他藝術創作類型。」One Piece Club歡迎會員們可以「任性」地推薦自己所愛、仍在世的當代藝術家,讓更多的「千里馬」得以被「伯樂」發現,或是讓平常不為人知,擁有深藏底蘊的當代藝術家,透過協會得以如原石被發掘,「這是相當有意義的。」黃鴻端覺得,台灣需要這樣一個不惡意批評、給予創作者更多鼓勵的平台,讓他們在自由創作的同時與收藏者「教學相長」,成就更豐富的創意思維,「這也是我們希望可以在台灣創立One Piece Club的目標。」

創作者需要被鼓勵,而收藏者需要的是不被否定的動力,石鍋會長說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當代藝術的收藏者,因為相較於傳統藝術收藏的入手價高昂,當代藝術作品不但創作風格多元,收藏者在各種不同類型、媒材的創作中應可以找到「自己所愛」,而且進入的門檻較低,只要能夠讓你感動的作品,就可以入手,更重要的是,收藏者可以直接跟創作者溝通創作的想像與初心,「這絕對是比收藏傳統藝術品更有趣的體驗。」

收藏,就是對生命的「感動」。家中收藏展示著當代藝術作品,總以正式素雅和服扮相出席各個場合的石鍋會長,長期觀察畫廊與來自紐約、巴黎、倫敦或香港等都市的收藏者互動,她發現日本沒有一個有系統整合收藏家與藝術品買家的平台,這種感覺在2006年參加ARCO海外藝術博覽會後更為強烈,她想要把收藏回歸作品「本身」,並將焦點放在推薦藝術的本質,於是先從周遭朋友開始募集,One Piece Club的雛形也逐漸形塑出來,從2007至今成為日本重要的藝術收藏指標。

「藝術家是否有熱情是我觀察的一個重點,而我喜愛的作品早已融入我的生活。」這是個有趣的連結:「創作」這件事代表某個現在仍在世的人正在「改變某件事」的過程,「購買」的步驟讓「創作」與「收藏」兩者的人生產生交集,石鍋會長希望參加One Piece Club的會員不再只是藝術的「旁觀者」,「藏家改變了藝術家的生活,而作品豐富了藏家的視野,如此活絡的過程,也勢必提升藝術的整體水平。」對於俱樂部的存在,黃鴻端下了個這樣的註腳,其實也是藝術交流的具體展現。

問起她們的第一件收藏,兩位都印象深刻,不管是石鍋會長第一幅收藏畫著鶴的日本繪畫,還是黃鴻端在紐約街頭購買的戲仿作品(「我還記得它花了我打工賺來的第一筆薪水!」),都是她們記憶中最活靈活現的展現,「這也是我覺得當代藝術最有趣的地方,當你對它有感覺,它就應該是你的!」不計較未來會升值多少倍,心儀的作品總是讓人有所悸動,這也是One Piece Club會員最感動的一刻。

「沒有收藏,就無法創造市場,也難成就偉大的藝術家。」黃鴻端說,以廣為人知的義大利文藝復興三傑米開朗基羅、達文西、拉斐爾來看,支撐這偉大時代的背後,其實收藏家族梅迪奇所支撐,透過贊助、委託創作與交易藝術家創作,留下了珍貴的人類藝術文化資產,而他們對藝術的愛好,帶動了社會的重視藝術與美感的風氣,也造就了文藝復興的時代,「所以,台灣需要一個文藝復興的時代,而藏家們,就是現代梅迪奇。」

Suggested Articles